从球童到大亨 高尔夫球场上的成功路

时光倒流回上世纪五十年代晚期,那时的彼得•林奇还是一个十一岁的懵懂少年,却已经在马萨诸塞州牛顿市的Brae Burn乡村俱乐部(Brae Burn Country Club)当上了小球童。“这份工比送报纸来要好,赚的钱也多得多,”如今已经贵为富达投资集团(Fidelity)副主席的彼得•林奇回忆道。他的这份工作做了差不多十个夏天。“你得把球场的大小道路拎得门儿清,这样就可以给打球的人说明去各个球洞该怎么走了,”他接着说。“这要是放在别处,十五、六岁的孩子哪有机会给权贵们当心腹顾问啊!”

林奇服务过的大人物里,有一位就是时任富达基金总裁的乔治•沙利文。林奇的机敏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因此,早在1966年,沙利文就将林奇招入麾下。“三个岗位,七十五个人申请,”林奇回忆说。“不过我是唯一一个已经为总裁当过十年球童的人。”后来,他再接再厉,把富达麦哲伦基金(FMAGX)的资产从1,800万美元做大到了140亿美元。1977年到1990年间,这支基金的回报率达到了创纪录的29.2%。

从担任球童到成为资本管理者中间的这段时间里,林奇靠着弗朗西斯•乌伊梅基金(the Francis Ouimet Fund)提供的奖学金在波士顿学院(Boston College)求学。【“我之所以能去沃顿商学院(Wharton)进修,而且没借一分钱,完全多亏了这项奖学金,”林奇表示。】弗朗西斯•乌伊梅基金得名于1913年美国高尔夫球公开赛的胜者。这个基金创立于1949年,为十三位球童、球场管理员、器材商店店员和其他在高尔夫球场工作的孩子们提供约4,600美元的大学奖学金。截至去年,这项奖学金已经为325名学生提供了约150万美元的资助。

乌伊梅基金只资助马萨诸塞州的孩子,但无论是纽约市郊区还是俄勒冈中部,全美到处都有类似的项目。比起奖励运动健将的传统体育奖学金,这类奖学金就不那么为人熟知了。但是乌伊梅基金的执行官罗伯特多•诺万表示,高尔夫球手与他们最喜欢的球童之间关系融洽,资助孩子们上大学合情合理。“球手和为他们拿球杆的孩子之间存在着一种完整的传帮带关系。对孩子们自己来说,当球童就是近距离观察学习成功的榜样。”

事实显而易见,从演员比尔•莫瑞,到《纽约时报》( New York Times)言论专栏作家托马斯•弗里德曼,再到前通用电气(GE)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杰克•韦尔奇,各行各业的名人里有很多都是球童出身。与他人合作创立投行艾维克合伙人公司(Evercore Partners)并曾担任财政部副部长的罗杰•阿尔特曼也是乌伊梅基金资助项目的受益者。同样的还有雷•达里奥,他创办了资产管理巨头桥水联合基金(Bridgewater Associates)。

当然,球童出身的金融界大腕数量如此之多也可能纯属巧合。但是迪克•康诺利并不这么认为。“球童生活能教会人大量商业和生活方面的知识,”他说。“你得学会提前到场,学会握手时直视对方的眼睛,学会阅人——比方说学会判断谁会作假,而谁不会。”康诺利长期担任摩根士丹利(Morgan Stanley’s)波士顿分部的投资顾问,他曾经是乌伊梅奖学金的资助学生,如今和彼得•林奇、罗杰•阿尔特曼一道,都是这个项目最大的支持者。

康诺利跟我们分享了他在球场上学到的最重要的一课,他说:“我当球童时服务过的一位球手告诉我,要想在任何领域取得成功——不管是高尔夫球场还是生意场——都必须花费大量的时间独自修炼,要么练习,要么工作,虽然你可能更想花时间和朋友们聚会玩乐。这话说得在理,我一直牢记在心,也从中受益匪浅。”

广而告之
企业建站、官网建设、独立站
真皮手套手套工厂批发零售直销

发表评论